2014年05月21日

那些年白宫被顺走的物件

  电 受邀访问或参加美国白宫的活动,对不少人来说是无上荣耀的事儿。因此,离开时不顺手带走点儿什么,总觉得对不起难得的白宫行。于是,能拿什么拿什么、能拿多少拿多少便成为一些人的心态,以便留作纪念或炫耀的资本。而对于这些“小偷小摸”行为,白宫可谓头疼不已。

  电 美国《邮报》8日报道,白宫多数被顺走的物件倒不太值钱,例如盥洗室印有总统印章的毛绒毛巾、白宫为一些大型宴会从外面租来的便宜汤匙。当然,也有些较值钱,像镀金的鹰状席次牌、小的银汤匙或是女盥洗室壁灯上的雕花玻璃饰品。

  正如白宫历史学会首席历史学家威廉·布尚所说:“自白宫和(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开始招待客人以来,这(‘偷摸行为’)一直是个问题。主要的是,人们想留点东西做纪念品……这一难以抵挡。”

  按照《邮报》的说法,有些偷摸行为甚至显得有点“”:游客们拔光了美国第12任总统扎卡里·泰勒在墨西哥战争中所骑的马尾巴上的毛;美国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时期,他们偷剪帏帐或家具上的布料;美国第19任总统拉瑟福德·海斯的儿子伯奇说:“纪念品猎人……是我们生活中的。”

  前总统乔治·W·布什时期的白宫社交秘书利·伯曼说,一名女子曾偷光了白宫盥洗室的纸巾,把它们塞进裤子和衣服袖子里,离开的时候,“她走就像米其林轮胎先生一样”。

  而且,没有什么东西会因为不值钱而不会被偷。2006年复活节滚彩蛋活动中,白宫东翼工作人员发现,部分志愿者偷走了一些木制的纪念蛋和彩色图画书。 (李良勇)

  2012年,知名电视主持人芭芭拉·沃尔特斯曾“”白宫盥洗室里的手巾。几个月后,美国现“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还向这名女主持人喊话:“芭芭拉,无论何时,你都可以拿走任何你想拿的东西。”

  好莱坞著名女星、奥斯卡获者梅丽尔·斯特里普也曾多次在白宫“行窃”。2014年,她再次把白宫女盥洗室里印有总统印章的毛巾塞进手提包时,竟然还对旁边一名盯着她看的女宾客说:“来吧,拿一条,我已放包里一条了。”

  威廉·H·克鲁克曾是林肯总统的保镖,后又在白宫工作40多年。1902年,林肯办公室一次修缮时,克鲁克偷了一些地板做成手杖去卖。按照历史学家布尚的说法,克鲁克收到“应接不暇的请求”。而且,因了解白宫内幕,在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一次修缮白宫后的物品拍卖中,克鲁克占尽先机。“他把东西装的箱,”白宫物品收藏家和鉴定家罗利·阿米克斯说,“他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对于白宫物品,不少人争相收藏。尤其是瓷器,在公开市场上可谓高价难求,而且使用过的比没有用过的更值钱。

  亿贝公司网站上一份清单显示,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时期用过的一个瓷杯和托碟要价3750美元;前总统林肯第一任期内的一个瓷蛋杯,要价大约2万美元。

  收藏家阿米克斯说,白宫瓷器供不应求且不可预知。按照他的说法,他花了20年才弄到一件前总统里根时期的瓷器。 (李良勇)

  罗斯福总统时期的一次白宫修缮中,从建筑工地找来一些人从建筑装饰材料上拔钉子和清理镀金件。近半个世纪后,杜鲁门任总统时的一次大修中,为防止类似“劫掠”,白宫公开出售一些纪念品,从一块黄松木卖25美分到一块砖或石头卖100美元不等,但都附带相同条件:买家必须承诺,自己保留纪念品或免费送人。

  美国前“第一夫人”劳拉·布什曾在她的回忆录中写道:“有时,白宫社交秘书处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说,我们应当让客人们进出时都要接受磁力仪器的检查。”

  不过,就白宫每年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来更换“失窃”物件,现“第一夫人”米歇尔的办公室没有作回应。 (李良勇)

  习出席红场阅兵李克强现身中关村母亲节脚踩红军雕塑朱军主持星光大道福州机场飞机出轨杨澜任红十字会理事烟草税上调“天价”流量费四川南宋石室墓呼和浩特高架桥坍塌卡梅伦赢得连任朝宣布导弹试射成功俄卫国战争阅兵英国